您的位置:首页 > manbetx.com > 魅力青海湖 > 美图
华夏三大祭---祭海
青海湖景区管理局:http://www.goodmenlocksmith.com    来源:    创建时间:2015年7月28日    

祭海,是中华民族三大祭祀(祭海、祭黄帝、祭孔)活动之一,主要通过对西海海神西王母的祭祀,表达人们对西王母的敬仰之情,和对自然和谐、天人合一的追求。

青海湖在汉初被内地称为西海仙海等。青海湖除有奇特的自然景观外,还有海龙、海怪、海牛、海神(西王母)的众多美妙传说,具有独特生态环境鸟岛,远古物种湟鱼,被称为仙山宝地和龙驹山的海心山。很早以前,环湖地区就有以湟源为主的带有民族和神话特色的祭海活动。

   

著名的史学家谢佐在文章中提到,青海湖的古藏语称为“赤雪甲姆”,“甲姆”意思就是“王母”、“赤雪”在藏文中有两种解释:一拥有万帐臣民的(王母),二(湖水)吞没万帐。这后一种解释,说明青海湖在某个时期风高浪急,曾吞没过上万顶帐房及许多人畜,在万分危急之时,西王母出现了,制服了水患,拯救了众多牧民和牲畜,西王母便成为受人们敬仰的青海湖女神。历代封建王朝派员祭海时,除了通过祭海活动达到联盟的政治目的外,也含有对青海湖女神西王母的敬畏之情。据史籍记载:“唐玄宗天宝十年正月,曾封青海湖神(西王母)为广阔王,遗使礼祭。”宋仁宗康定元年,“遗使通知,加封青海神为通圣广阔王。”宝佑二年,蒙古人召集蒙古王公在日月山祭天,在青海湖祭海,这是封建统治者亲自祭海的最早记载。清雍正元年,年羹尧、岳钟琪督军平罗卜藏丹津之乱,南路清军进攻至伊克哈尔河草原时,大队人马因无饮水而陷于绝境,正在慌乱之际,忽然发现清水从地面涌出,人马得以解渴而继续进军,年、岳遂将此事即刻呈报朝廷,朝廷立即下诏封西海神为“青海灵显大渎之尊神”,并以汉、蒙、藏三种文刻碑铭记。乾隆三十八年,礼部按祭四渎之典礼,规定每年七月十五日祭海。道光三年,陕区总督那彦成命环海八族藏民亦海会盟,这是藏族参与祭海和会盟的开始。之后,历年都延续祭海活动,而且还有了严格的规定。光绪三十三年,西宁办事大臣为便于向海神致祭,修建了海神庙,作为固定的祭海场所。并立碑一座,上刻“灵显青海之神位”七个大字,庙前立有“青海盛景”的牌坊。现庙宇被拆除,仅留遗址。在这以前,搞完祭海活动后还要举行会盟,会盟的任务是宣布朝廷政令,稳定地方治安,借此受理一年来发生的民事纠纷,以显示朝廷在蒙、藏人民群众中的权威。

   

宣统年间,祭海典礼一度中断。民国二年,西宁办事大臣廉兴为笼络蒙、藏王公、千百户,到西海主祭,镇守西宁等处的总兵马麒陪祭。民国十七年,冯玉祥部属刘郁芬为巩固甘青地区的统治,派甘肃省教育厅长马鹤天代表甘肃省政府,专程来西宁祭海。青海正式建省之后,每年都要派要员参与祭海。之后,四大家族中的二号人物宋子文、代表国民党中央的邵元冲一行也到青海进行祭海。

民国二十九年秋举行的祭海典礼是民国时期规模最大的一次,那时,蒋介石为了控制马步芳和蒙、藏族群众,指派兰州第八战区司令长官朱绍良到西宁祭海,马步芳非常重视此次祭海,事前进行了详细周密的筹备,并责成湟源县组建了祭海筹备处。历朝历代祭海的仪式都有所不同,清朝时,首先在湟源大桥滩举行欢迎大会,以此正式揭开祭海的序幕。祭海开始,在海神位前献上各类祭品,挂上龙旗,颂满、汉、蒙三种文字写成的祭文,行三跪叩九大礼。民国时期,海神位之后悬挂孙中山像,龙旗也改为国民党党旗,其它议程也相应做了一些变动。其中,向青海湖肃立凝视,由专人向海中投放活羊一只,并用“哈达”包裹银元若干枚像海中投放,表示直接向海神致敬之意,此仪式至今还有所遗留。

祭海完毕,举办宴会和进行会盟,清代大多在祭海的次日先在湟源扎藏寺,后在东科寺的大经堂内举办宴会。据史料记载:入宴就座后,钦差大臣举杯请各王公共同饮酒。会宴完后,另准备肉菜两桌,抬到院心,由各王公、千百户的随从们进行抢取,名曰“抢宴“。宴会完毕以后,蒙古王公由孟长领导,接见钦差大臣,赠送哈达、马匹、氆氇等物,然后报告一年来各族发生的纠纷事件及王公病故(出缺)情况,呈请袭职等一切要案。

[Page]

近代的所有祭海均由丹尔厅府、县府或商会筹备承办,祭海的开幕式,祭祀活动、宴会、会盟等仪式也在湟源的大桥滩、扎藏寺、东科寺及其察汗托落亥举行,祭品及给王公贵族分发的礼品也由湟源准备。

   

从唐代天宝十年开始至解放初,祭海活动断断续续延续了1200多年,如今民间特别是湟源及环湖各民族间仍然延续着一些祭海活动。每逢三月三西王母的蟠桃会和七月十八日西王母的诞辰日,青海湖鞭炮齐放、经幡飘扬,各族群众身着节日的盛装,自发来到湖滨,手捧哈达、青稞炒面、酥油等祭品、诵经拜佛,围着海神庙虔诚地祭拜,然后向湖中投入钱币、祭品,三跪九叩祈求海神保佑人畜兴旺,地方吉祥平安。如今,祭海仪式结束后,还在湖边举行赛马,射箭等活动,表演“跳神舞“,使祭海活动既充满了祭祖的庄严,又不乏群众活动带来的欢声笑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