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manbetx.com > 魅力青海湖 > 美文
阳光下的青海湖---我国第一大内陆湖泊
青海湖景区管理局:http://www.goodmenlocksmith.com    来源:    创建时间:2016/2/24 10:27:00    

作者: 滇国剑客

作为我国第一大内陆湖泊,阳光下的青海湖烟波浩渺,波澜壮阔,那万千气象顿使青海高原增色不少。面积达4456平方公里,环湖周长360余公里的青海湖,古代称之为“西海”,藏语叫做“错温波”,意思是“青色的湖”;蒙语称它为“库库诺尔”,即“蓝色的海洋”,因有许多美丽动听的神话传说,因此汉代也有人称之为“仙海”,从北魏起才更名为“青海”。这个东西长,南北窄,略呈椭圆形,仿佛一片肥大的白杨树叶飘落在高原上的青海湖,因为地处海拔3260米的特殊“高度”和拥有1050亿立方米的蓄水量,使得这里的气候非常凉爽,即使是酷热难挡的盛夏,日平均气温也只有15度左右,置身其间,有一种说不出的惬意感,为夏季理想的避暑胜地。 
青海湖的形成年代久远,是伟大的造山运动,用那种移山填海的力量在隆起青藏高原的漫长过程中,在青海高原东北部,托起了神奇的青海湖。因在湖的四周有峥嵘巍峨的山峰环抱,雪冠冰峰消融之水,仿佛甜美的乳汁,日夜不停地注入青海湖中,滋润着生活在湖中的各类生灵。壮丽的大通山、逶迤的南山、嵯峨的橡皮山,以及传说中文成公主取道唐蕃古道,进藏时不慎把能看到家乡景色和亲人的日月宝剑掉落地上而形成的日月山,用3600米至5000米不同的伟岸高度,成为一种具有刚性的原始美,反衬出碧波连天的青海湖那种柔性美,构成了遥接蓝天的高山绝谷、苍茫无际的千里草原与翡翠玉盘般的青海湖水天一色、相映成趣的绝美风光和绮丽景色。 
一年四季不同的温度催化,恰如把持力度和艺术风格不同的四把刻刀,把青海湖的景致和神韵发掘得魅力无限。笔者无缘一睹冰封玉砌,具有水晶宫一般迷人色彩的青海湖冬季风光,但夏末秋初manbetx.com,那一方让人感慨万千的景象,那一方多元色彩组合而成的瑰丽,那一幅幅让人心醉、如史诗般撼人心魄的宏大画卷,深深地留在脑海之中。 
戟指苍穹5000米的山峰顶上的冰板积雪,以及随着山坡海拔不同高度起伏变化的群山,披绿挂彩;辽阔旷远的千里草原仿佛在湖岸边铺上了一层层厚厚的绿色地毯,那间扎在其中的各色野花,俨然汲取了青海湖那特有的灵气,呈现出缤纷的色彩,装扮着草原,装扮着青海湖;湖畔农田里翻滚的麦苗,犹如被魔棒点化而成的乐章,在尽情地演绎着如诗如画的田园交响;那遍布岸边的油菜花,在碧绿的湖水映衬之下,犹如一条收束湖岸和山峦的金黄绸缎,加上风吹远逐的菜花香味,足以让身临花海,鼻闻花香的每一位游客沉醉其间。更有那在花间追逐的蜂影蝶踪,使静静的花海平添几分动感神韵;青海湖四周绿色的草原,养育着数不尽的牛羊驼马,成为不断移动的景点缀饰在青海湖这片随着日光位移也在不停变幻颜色的整体画面之中。 
从远处眺望青海湖,湖面颜色呈现出醉人的蓝色。金黄色的油菜花、风吹摇动的千重麦浪、屏障着青海湖的座座山峰,真的如同多彩金线织就的玉腰蟒带,环护在以蓝色为基调的青海湖周边。 
近处的青海湖又是另外一番景象,微风吹拂,清澈见底的绿色湖水碧波潋滟,凝聚成漩涡翻卷力量的湖面波浪,相互叠垒推拥着一个波次又一个波次地拍击湖岸,被岸堤阻挡撞碎形成浪花后又喘着“哗哗”的无奈叹息声,退回湖中重新聚蓄力量再前仆后继拍击湖岸,重复着这种经久不息的自然轮回。 
登上游船,置身于青海湖中,又感受到神奇美丽的青海湖那另外一种画境。湖畔四周的山峰和岸边的景色,因游船犁开碧波向湖中心开进之故,形成一种位移错觉,水中的倒影顿时摇曳起来,说不清是船在画中行,还是画在水中游。生活在高原湖泊中的海鸥和各类水鸟,有的在空中自由飞翔,有的集群编队在湖面上游弋,有的随波逐流,任随波浪载着自己的身躯作自由飘移。此时的青海湖画面,形成了山和水,人与自然之间的和谐,那一份难得的恬静,那一份置身于自然之中暂时忘记了生活与工作紧张感的身心轻松,是不身临其境的人无法感受得到的。 

[Page]
正因为青海湖四季不同变化的特征,形成了高原湖泊气候的多样性,在分割出四季不同景色的同时,也为鸟类提供了生息繁衍的理想场所。这里除了原生太的斑头雁、棕头鸥、鸬鹚、渔鸥数量都以万计的土著鸟类“大军团”,之外,还有数以千计的赤嘴潜鸭、红脚鹬、环颈鸻等,数以百计的燕鸥、白骨顶、凤头鸊鷉等等,非常少见的黑颈鹤也分布在环湖湿地中,每年春夏之交具有迁徙习性的 鸟类不惧艰险,飞越冰山大川,远涉重洋来到青海湖这片洞天福地,完成它们的“消夏之旅”,并在青海湖这个得天独厚的“鸟类天堂”里产卵孵化,传递着鸟类庞大种群家族传宗接代的接力棒,用鸟类那种对生命最原始的演绎,给美如仙境的青海湖注入温馨浪漫的色彩。 
随着游船不断变化行驶方向,青海湖的景色也因观赏角度的不断变化而发生变化。远处山峰时而露出拄地犁天的峥嵘奇观,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欣赏,从山腰悬垂而下的清流,又柔化了山的“骨相”,给人一种阴柔之美;湖中的几座小岛,在远处极目眺望,恰如仙人搏弈布下的几粒棋子,但是船载人走近时雄姿顿显,那种海上突兀三千尺的“伟岸高度”,无不令人叹为观止;站在船尾直视行船远方,一眼望不到头的湖面天际线,给人一种黄河之水天上来,乘龙舟直达天宫之感。 
青海湖的山光水色,给人一种自然景观纯属天然杰作之感,而青海湖那种因光影作用形成的色彩变幻,把游人的思绪拉入到一个极富幻想的空灵隧道之中。 
青海湖的色彩交替,除了蓝绿两个主色调之外,夕阳西下,一抹火烧云挂在天际之时,金灿灿的阳光之下,满湖一片金色,渔舟唱晚,醉霞映湖,让人顿生一种误入仙境,不知今夕是何年的感叹。那喧嚣了一天的翻滚波涛,此时似乎也不愿意破坏这宁静的金色画面,用非常储蓄的微波节拍,迎接着天幕的闭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