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manbetx.com > 魅力青海湖 > 美文
青海湖的洗礼
青海湖景区管理局:http://www.goodmenlocksmith.com    来源:    创建时间:2015年7月28日    

转自:中国旅游网

   青海湖,这个遥远寂寥的草原环绕的神圣之地,一直是我心底缥缈而绚丽的梦。终于在这个初夏的清晨,收拾好心情,打点好行装,去圆这个梦。车出西宁,就纷纷扬扬的飘起了雪,而且越来越大。像漂泊的蒲公英一样急切的扑向地面寻找自己的归宿,像漫天的精灵在空中演绎自己的舞蹈。暖融融的车内,是轻松惬意吃着水果谈笑风生的我们;车窗外顿时变成了和我们完全不同的一个白茫茫的世界,那是属于在风雪中艰难前行的牧民和朝圣者的,是属于那散落在雪地上仿佛飘荡在天国的魂灵的羊群的。

   人,不是属于这里的世界,将悄悄的来,又飘然而去,带不走你的一片波涛,留不下一丝痕迹。慢慢的雪停了,云开了,阳光也探出来了,路两边是仍旧枯黄的草地,但那片壮阔的枯黄,却依稀让人感受到在不久的将来,这里将会是何等的一片翠绿。

   在王洛宾先生那脍炙人口的《在那遥远的地方》里传唱的金银滩停下车,细心的拨开草地表层的衰败,就可以发现贴近地面的草根已经泛出了绿色的新芽,就好像心里绽出的新的希望。车往前开,忽然,灰蓝色的青海湖好像从地面上突兀出来一般出现了,浅浅的,若有若无的悬在空中,竟一时不敢确认,那是天神在天地间涂抹的色彩吗?那是信徒们顶礼膜拜的蓝色希望吗?那是我第一眼见到的青海湖吗?

   近了,更近了。压抑住心里的激动,停车吃饭、买票、换上环保电瓶车继续前进。来到了青海湖畔,这是一个像青稞酒一样清冽的世界。风很大,仿佛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呼吸,带着桀骜般的寒意迤俪着呼啸;阳光不是很烈,柔柔的,但和高原少年的眼神一样清纯而空澈,像来自天国,好像能照透你的全身,照亮你心底的最深处。宽阔的湖面波浪翻滚,连绵的波涛涌向岸边,永不停息拍打着沙滩,不舍昼夜。天地之间,茫茫然一望无垠,如果乘着风沿着湖面顺着像经幡一样舞动的云可以一直飘到天的尽头。

   孤傲的风,透彻的阳光,翻腾的波浪,构成了这个梦一样的世界,但这个世界的主人,却是那些迎着风,在阳光里,在波涛上翱翔、嬉戏的候鸟,是冰冷咸涩的湖水下面生长号称"一年长一两,十年长一斤"的神秘的湟鱼。那是这个梦幻世界的灵魂。风的呼啸,鸟的欢鸣,湖边的涛声,仿佛来自天籁的声音,漫步在湖边,思绪飘在很远的地方。它是湖吗?我见过很多的湖。洞庭的碧波浩淼,滇池的凭楼临风,西湖的淡妆浓抹……它是海吗?我也看过很多的海。太平洋的博大浩瀚,南海的热带风情,黄海渤海的平易近人、物产富饶……不一样的,青海湖好像是来自天上的神灵。

   不寄身在繁花似锦的江南,不屈就在名胜古迹遍布的中原,躲开世间的喧闹和烦扰。她选择了在这离天最近的地方停留,在草原和戈壁,在荒山和冰川之间尽情的舒展开自己。这一展啊,就是四千多平方公里的身躯,这一停留,就牵引了无数人心中的梦想。她是那么平静、朴实,没有一星半点的得意和喧哗。在高原的怀抱里,在蓝天的抚爱下,寥寂的发出蓝蓝的光。一种梦幻般的、从未看到过的蓝。这种孤独而又高贵的气质终于成就了那成千上万的鸟儿不远万里来这里朝拜她的魅力,铸就了让粗犷彪悍的藏民虔诚的围绕着等身度量她的威仪。

   这个下午,在青海湖畔,阳光洒在面前的湖面上,泛起一片片梦幻般的光芒,举起一片干粮,迎向纷至沓来的红啄白羽,触手可及。这个时候还是初夏,这个时候正好有风在呼啸,像是命运之神叹了口气,在这片安静的土  地上发出很低沉的声音。离开青海湖,我又将开始自己漂泊的生活,穿梭在不同的陌生都市里,淹没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我知道我的生活,就像这个梦一般的世界般,经历着不同的旅程与心情,然后让它们埋没在时间的化石层里。真的是这样吗,难道我们的生活就是这样?在黎明醒来,在黑夜里睡去,不再回忆昨天发生了什么,也会忘了自己曾经走过了哪里,在你生命里过往的面孔与表情统统都模糊在你转身的一瞬间,就消失了,再也不曾被你记起?就好像这个平淡的青海湖的下午,就好像那一去一轮回的青海湖候鸟。

[Page]

   面对这神圣的青海湖,在记忆里我能留下什么?是那瞬息变幻光芒的湖面,还是那阳光下和暖的草坡?是那轻轻拍打岸边的波浪,还是那低垂到湖上的云彩?是那狂风中奋力挣扎的小鸟和成群翱翔的海鸥鸬鹚,还是那最最青蓝的一片湖泊的色彩?我不知道,也不甘心。

   我喜欢在明媚的阳光下听着音乐走在不同的城市的街头,我喜欢在雨天的深夜坐在出租车里看身边掠过那万家灯火,我喜欢坐在餐厅的落地玻璃窗边看窗外人群的行色匆匆、树叶的随风起舞…… 
   我总是觉得,在自己走过的每段路、点亮过的每盏灯、经历过每个人的表情下,都有一些别人看不见而只有自己知道的过往,也许没有想起它的存在,但是它并不是消失了,而是埋在心里最深的地方,然后被现实与时间不知不觉地淹没,直到有一天,也许是走在大街上的一个回首,或者是在睡梦里翻了个身,突然会觉得有一段往事正在心里涌上来,自己好像早就忘了,好像又一直记得,于是会放慢脚步,或许是辗转反侧;总之像一个猛然间回头的旅客,妄图抓住刚刚消逝在眼前的景色,可是又如何能在时间的回溯里抓住些什么?

   总是感觉经历得越多才越知道感情与回忆的珍贵,虽然生命里没有那么多的刻骨铭心,可是总相信心里都有这么一段记忆,会在这一刹那涌上来,涌在彼此已经老去却未必麻木的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