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manbetx.com > 传奇青海湖 > 民俗
藏族婚礼
青海湖景区管理局:http://www.goodmenlocksmith.com    来源:    创建时间:2015年7月28日    

相信占卜的藏族婚嫁

  藏族各地婚俗大同小异,首先由双方互有情意的男女青年,由喇嘛活佛测试未来,“吉”则由男方或女方请亲戚或媒人持哈达及礼品到对方家求婚,对方如同意亲事,就会收下哈达与礼品,并奉上哈达回赠来人还礼,接下来的便是双方协商订婚仪式的日期,订婚仪式主要包括男方向女方赠送礼品礼金、制定婚约、设宴庆贺,活佛打卦求签、选定结婚吉日等活动。

  藏族的婚礼持续较长,结婚当天,男方或迎娶或入赘;新人进家门后,被安排在特设的垫子上落座,开始接受婚礼来宾哈达和美酒;晚间,新人入洞房,此时亲人们须再次向新人敬酒,祝歌;婚后半年内,新婚夫妇须回娘家住上几日,整个婚礼至此才宣告结束。

荡漾着歌声的韵律

 

藏族的婚礼始终由歌声伴随着,在姑娘出嫁的前一天,娘家举行戴头仪式。当仪式开始梳头人唱起了《哭嫁歌》:

  今天是吉祥如意的日子,/是尊贵人家的梳头宴庆。/……姑娘的马头向东转,/愿东方白海螺山的吉祥来;/姑娘的马头向家转,/愿家乡幸福美满吉祥来;/姑娘的马头向路转,/愿一路平安吉祥来。

  一面唱,一面给新娘梳头,戴上辫套,穿上新衣,系上各种彩带,戴上狐皮帽,佩挂上“依玛阿锐”和其他首饰,由两妇女扶护,围着院子中间的桑炉和嘛呢旗杆或庄廓,自左至右转三圈,然后进屋休息。

  娶亲的早晨,吃过“上马席”之后,新娘在佛堂磕三个头,然后在伴娘伴随下,围着浓烟缭绕的桑炉或庄廓自左至右转三圈后上马启程。娘家人向送亲的人敬酒,便扶新娘上马,并将新娘全身用白褐衫或白毡衫护起来。然后,众人上马启程。有的纵马奔驰,有的高唱酒曲:

  送亲的早晨,首先派出两名善以辞令、通达礼仪、精悍善骑的使者去途中迎接送亲队伍。当客人到来时,使者便端起斟满酒的木碗或龙碗,高唱迎宾曲:

  客人一听见歌声,便知道是男方派来的使者,也唱起了歌,向煨火的地方靠拢过去下马,被请坐在马褥子上。使者给新娘的舅父、父亲等献上哈达,给每人敬酒。然后一使者用特殊的韵调,说起问候之辞令同时给每个客人敬三碗酒,然后两个使者收拾东西,迅速上马,奔向归路。客人们也飞速跨马,向两个使者追去,抢夺帽子或马褥子。这时的追逐很紧张,看谁的马快,看谁的人精,路旁看热闹的人们大喊加油,直追得两使者不见影子为止。如果客人抢不上使者的帽子,无话可说。如果抢了使者的帽子,到了男方家后,手里摇摆着“战利品”,冷讽热嘲,惹得人们哈哈大笑。两使者面红耳赤,给客人献哈达、敬酒甚至磕头,占足了便宜的客人们才归还东西。

  两个迎亲使者返回后,男方家在大门外煨起一堆火所有的人拥堵在大门口,并由专人拿着酒瓶和酒碗。迎接新娘的两个妇女则手捧哈达,站在众人前,等待新娘的到来。

  当送亲者一行绕着太阳的方向转到男方家门口时,有的放马来回纵驰,有的护着新娘,双方高唱酒曲,

  两位接亲妇女高举哈达,一面穿过马群接近新娘,把哈达献给牵马人。这时,牵马人紧紧抓住马缰绳头,一面穿过马群接近亲娘,把哈达献给牵马人。一面看对方的礼仪是否合乎规矩,一面看所献的哈达是否完整;如果礼仪合乎规矩,那么新娘的马缰绳头会顺利抢到手,然后迅速扶新娘下马,客人们也纷纷下马。在燃起的火堆前,苯布子念起了洗脸经(藏语叫“亚绸”),并倒“文巴”(法瓶)内的药水让新娘洗脸,后迈过火堆到门口,由婆婆给新娘换上金边帽,才护送其进屋。新娘进屋上炕后在炕角面壁低头而坐。

  送亲人进大门是不容易的,人们堵住了大门,一面高歌,一面给客人敬酒。客人们要瞅准机会向里冲,否则会被灌醉。

[Page]

  举行婚礼的地方称“交哇”,设在较宽敞的房间或帐篷。上方正中桌上供着“喜玛尔”,墙上横挂一条哈达,左右设两排座位。进大门后,只唱歌不说话。进入举行婚礼的房间后按照客左主右和大小辈分顺序就坐。这时喜客首位拿一碗牛奶,东家首位拿一碗酒,泼三次,东家致问候辞,喜客致答谢辞。之后喜客将带来的礼物摆在桌上,向东家表示祝贺。然后开始喝茶,吃糌粑。

  喝完茶,东家开始从上到下,从客到主依次敬酒、唱酒曲,用比喻、夸张的手法赞颂对方,赞美生活。此时,开始摆嫁妆,即把男方家送的彩礼和女方家的陪嫁物全部摆出来,让宾客和主人过目。新郎、新娘站在用青稞撒成的字符号上,由一人诵“贵恰”即《衣饰赞》。“贵恰”中有对诸客人的赞美,还有对婚事场面的叙述,摆嫁妆结束后,仍请客人入席就餐。

  半夜时分进行称“祥先”的祝酒仪式先由几个人抬数十斤重的酒缸走进婚礼场,做着诙谐、风趣、夸张的动作,口里喊着号子,引得众人大笑,酒场气氛更加活跃起来。酒缸放定后,由一个人诵祝酒辞:  最后众呼“拉索”,酒场上气氛引向了高潮,这时,宾主双方歌手正式拉开架势,一来一往,一问一答,互不相让。唱的歌曲由赞歌发展到逗趣歌,也有人放胆唱嘲讽歌。

  晚上,东家还要点燃篝火,煨上大酒壶,给人们敬酒,让其痛饮并高歌劲舞,直至天亮,把欢乐的喜宴发展成整个部落和草原的盛典。

第二天早饭后进行“仲”的仪式,即打份子。一只全羊由一人用刀割骨节,不能连肉,每一个骨头都给应得的人, 

 当客人们拥着新娘起身后,东家在门口向客人敬酒,所有的人都出来送行。客人上马后,东家连连敬酒,这时,客人们放马奔驰,有的唱酒曲,主人家连呼:“中布桑,赛拉肖”(意为客人们请回来),客人们一听呼叫,勒转马头,又急驰返回,接受敬酒。这样反复三次,叫“勒马三回”这个酒叫“达强”(上马酒)。

   如此之,在歌声中的一个个合乎古俗的细节,一个个叠起的高潮构成了一部喜气盈盈的婚礼交响曲,一部爱的华章。